走进生活网

请了好几十人来帮忙,每人每天都是大几百的人工费

简介: 请了好几十人来帮忙,每人每天都是大几百的人工费,还得好烟好酒招呼,这一算又是上万。

大家好,我是tris,今天是我写作的第七十四天。

他与袁隆平爷爷是同年生人,他的一生是极度勤恳与节俭的。

他给后人留下了三万多块钱,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国家发的养老金,而这些钱都用在了丧事里。

这是我第一次经历亲人的离去,虽然心中有些准备,但一时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。

我在老家呆了一周,这段时间里,我经历了爷爷入棺到送他上山的全过程。

这些天里,我看到了村里办丧事的很多内幕,其中的很多陋习让我很是反感。

在失去爷爷的悲痛中,我也渐渐引发了对农村丧葬文化的思考。

按照农村一般的习俗来说,丧事至少要办三天,然后在第四天早上再把棺材入土。

所以,在村里还兴起了一股攀比之风,比谁家丧事参与的人多,比哪家的丧宴菜好,比谁出手更大方......丧宴是让我最诟病的地方。

当地有丧宴不吃剩菜的习俗,所以即便桌上有菜没人动筷子,就算很贵,也是倒掉的下场。

由于正是酷暑时节,前来赴宴的都没什么胃口,很多时候一碗好菜可能只吃了几口就得倒掉,每餐的剩菜都有好几大桶,看的我触目惊心。

那些做菜的师傅们为了赶出菜的味道,获得村民们的好评,一道菜里放了十余种调料,味精放了还放鸡精,酱油放了又放蚝油,生抽放了放老抽......厨房里还有很多调味品我都没见过,调料不仅种类放得多,量也放得重,只为做出重口味来,激起食欲。

事后我在打扫厨房的时候,用洗洁精清洗了好几遍才把油渍洗干净,还原出地板的本色。

想我爷爷这样一个一块钱都看得很重的人,他如果泉下有知,看到了如此的铺张浪费,得有多痛心啊!

首先得准备几十根两米多长的粗壮笔直的树段(一般是杉树),如果按市场价来算的话,得好几千块钱。

风干后,再请做棺材的师傅按照模型做好成型。

此外,一般村里的墓地占地都有十多个平方。

有些村里山上没地了,就把墓修在菜地、田地里,还甚至出现了无地可葬的局面,还得自己花重金掏钱去别的村买。

大多数墓地都是水泥修的,这意味着这些土地就再也不能被利用起来了。

山地的生态环境遭到了很大的破坏,很多儿时见过的动植物都没了踪影。

这实在是对土地和林业资源的极度浪费,我国本就人多地少,这样的做法无疑加剧了人地。

做法事这几天,真的是花钱如流水,而且一点都不带心疼的,只是为了满足一些人的面子。

请村上的“地仙”算入土的日子、选择安葬的地方,就得好几千块钱。

爆竹、花炮基本上没停过,算上万是少的。

请人帮忙一天就得发好几包的烟,都是几十块钱一包的好烟,后来一算也破万了。

还请了腰鼓队、西乐队、军鼓队、舞狮队,这些班子表演一趟至少得上千,一趟下来也不过区区几十分钟,那几天里,演了有十来趟,一算又是上万的开销。

请了好几十人来帮忙,每人每天都是大几百的人工费,还得好烟好酒招呼,这一算又是上万。

这还只是大头,还有很多七七八八的,送葬费、服务费、零食费(酒、槟榔)......这些加在一起也不是个小数目。

不仅伤财,还劳民,家里人每天忙得不可开交,每天基本上没怎么睡觉;大音响哀歌放个不停,我有几次想去关掉,但都被爸妈阻止了,整个家搞的是乌烟瘴气,周围的村民也睡不了个好觉。

这几天里,我每天都要跪几个小时,跪上个几百次,道士念祭文跟着他跪,客人上前祭拜回礼要跪,饭后、晚上的祭祀活动继续跪......村里人把那些请来帮忙的人称为“服务队”。

他们可比我们辛苦多了,尤其是那些做菜的师傅们,一天要搞四五顿饭菜,做好几十桌子菜,天气本来就热,厨房更是个火炉子,衣服一整天都是湿透的。

送爷爷上山那天,送葬队伍更是多达几百号人,绵延几百米,路途长达好几公里,为此还把村上的公路都封了,沿途更是摆满了烟花爆竹,震耳欲聋。

04说实话,我内心很不认同这样大费周章的办丧事。

尽孝最好的方式是在生前,不是在死后。

人生于世,得到大自然的滋润,最后还得化作养料,落叶归根。


以上是文章"

请了好几十人来帮忙,每人每天都是大几百的人工费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走进生活网的其它文章